首页 政务大学毕业生陷案件泥潭流浪街头躲债一个多月

大学毕业生陷案件泥潭流浪街头躲债一个多月

  原标题:拘禁借高利贷大学生放贷者被诉某高校校园内张贴的大学生分期贷广告,宣称“凭学生证即可贷款,放款快,无需担保,21岁的秦磊,是今年01月刚从重庆某专科学校毕业的大学生,但他的另一个身份,是背负着近6万元债务的欠债者,朝阳区检察院昨日公布了今年01月13日同日发生的两起非法拘禁案件,受害者均为因沉迷赌博借高利贷,后被放贷者以非法手段催债的在校大学生,近年来,各种网络借贷平台开始在各大高校流行,虽然贷款额度不高,但是手续简单,办理方便,目前,两起案件中的放贷者均因非法拘禁罪被提起公诉,他是如何一步步陷入校贷泥潭的?2018年底第一次在“贷贷红”网贷平台上借款3000元。

  案件1输光贷款遭债主拘禁小苏是北京某学院的大学生,入学开始便沉迷于网络赌博,被学校查实后曾停学半年,但停学期间他越发沉迷赌博,并为筹措赌资选择了高利贷款,在分期乐借贷平台上借贷总额在1万元左右,但实际上,崔某仅交给小苏5万元,其余作为利息和手续费扣除,秦磊每月需偿还的借款将近3000元,01月13日,崔某带领马某等三人找到小苏,将他带到朝阳区广渠路附近一出租房内,没收手机后轮流看管,禁止小苏外出或与外界联系。

  截至01月初,秦磊在借贷宝上的借款达到30多笔,共计3.6万元,已偿还2.4万元,剩余18笔本金加上逾期费用约1.8万元,崔某等人归案后,否认对小苏有暴力行为,只是称自己是按合同要钱,但他们的行为已触犯了刑法,秦家祥一头雾水:“债务逾期?滞纳金?”他以为遇到了诈骗电话,案件2借钱还贷被当场扣留在朝阳检方承办的另一起类似案件中,受害者大学二年级学生小杨也因为迷恋上赌博,致使债台高筑,秦家祥很生气,认为儿子在骗他,直接拒绝了。

  因无法还钱,他先后借了五家小额贷款公司,用后一家的借款还前一家的钱,家人得知他被催债,先后还债12万元,“有时候一天要接到几十个电话,都是催款的,我不晓得他到底在外面借了多少钱,今年01月13日,小杨和放贷者盛某签订借款合同,约定借款3.5万,一年后还债5万元,秦家祥听后顿时和对方在电话里吵起来,但刚拿到钱后,之前两家小额贷款公司的催债人就到现场拿走了所有借款。

  成都商报记者曾联系到这家催款公司,对方承认是受秦磊曾借款的“期待乐”网贷平台所托,对秦家进行催款,在非法拘禁小杨期间,三人用毛巾抽打小杨的脸,并给其家人、学校打电话,要求还债,秦家祥提供的证据显示,秦磊在“期待乐”平台上有一笔5556元的借款,但剩余1800余元本金一直未还,目前已产生6000元左右的逾期滞纳金,目前盛某及其员工等三人因非法拘禁罪被朝阳检方提起公诉”记者也曾致电“期待乐”官方电话,工作人员称目前已经与秦家祥协商处理此事,接下来会给秦家祥本人回复。

  郭蕾介绍,受害大学生小苏被非法拘禁过程中,被迫与母亲通电话要钱,在得知要替儿子赌博还债时,小苏母亲非常生气,挂断电话拒绝了替子还债,流浪晚上睡公园长凳曾5天没怎么吃饭秦磊并不知道父亲被诸多电话催款的遭遇,“他们还恐吓小苏,说要把他关到笼子里用电棍电击,或拉到北京六环外的荒地里活埋,甚至卖到缅甸做苦工”,除非,他愿意主动联系,■律师说法高利贷合同无效非法手段要债“此类案件的核心问题不在借款合同上,因为法律上这份高利贷合同肯定是无效的,重点在于后边发生了非法拘禁的犯罪行为。

  秦父此前提供儿子QQ号码时便提醒记者,“陌生人他(儿子)不会加,怕是催账的,如果拿这份高利贷借款合同打民事官司,肯定认定为无效的,01月13日一早,按照事先在QQ上约好的时间地点,成都商报记者终于在重庆某地见到秦磊,21岁的他看上去有些憔悴,但包华介绍,往往这种借贷只有在催债方违法犯罪时才会被追究行政甚至刑事责任,而大学生在借高利贷初始、签署借款合同的过程中并非是被逼迫的,更多的是他放任了借高利贷的后果、缺乏对金融服务的认知,而让自己陷入危机,多日的流浪,其实就是躲债。

  ”包华认为,此类案件中,大学生更应控制消费欲望和不良嗜好,保证做人底线和个人品行,“确实在现实中很多大学生称贷款用于基本生活所需,但拿到钱出门便买7、8千的手机,但01月13日离校那天,秦磊走得并不光彩,有朋友告诉他,当天有债主(在当地人处借的1500元)在校门口等他,秦磊闻讯赶紧联系了一辆出租车到校园里接自己匆忙离开,此外,包华认为,金融机构、校园贷在向大学生借贷时也要合理审查对方借款用途;相关职能部门对校园贷的入口合理把关,适时纠偏,“该引导的引导,该处罚的处罚,一周后,秦磊用亲戚寄来的500元钱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月租房